從「樂生」看公衛政策

金傳春、王亮懿    <中國時報 2007415日>

    傳染病流行,一向發生在社會、經濟、教育醫療衛生條件不受重視的時空環境與弱勢族群。在知識不普及與醫藥束手無策的時代,傳染病患往往在社會過度恐慌或無知時,被迫剝奪其居住生活、求學、就業的機會,處處受到社會人士的冷漠或歧視。然而,當年誰願得到痲瘋菌感染?如果那是決策行政首長或捷運工程師或你我至親的親人呢?為何「樂生」衝突的重要公共決策在自由民主的台灣卻沒有建立專業審議的管道,還要患者群起不斷抗爭才受重視?台灣的傳染病相關決策也欲和共產國家一樣自上而下幾人說了就算?還是我們的公共衛生精神與人文素養明顯的不足

    日治時代至光復初期的社會不甚瞭解漢生病(昔日稱痲瘋病)的傳染,採對待犯人方式囚禁患者,以控制疾病,為了讓人民通報個案,在社會營造出漢生病比犯罪還可恥的假象,致使漢生病友們雖撐過無藥物治療的自生自滅、煎熬的精神創傷,卻無法重回社會。樂生療養院的存在,不是妥善照顧漢生病友的德政,而是遺留的粗糙衛生政策,因此今日政府單位更應保障樂生家園

    反觀一九八一年愛滋病開始流行時,防治工作首重對撲朔迷離的感染因素能有徹底了解,然而在加州居民爭議同性戀某一生活法案投票前,幸而當時洛杉磯加州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院長羅傑.狄托斯(Dr. Roger Detels)挺身而出,以立即辭職的道德勇氣與專業呼籲投票人不能歧視愛滋患者。然而樂生事件中,雙方沒有多少討論,包括其他可行方案或工程技術的不同考量,整個過程資訊沒有坦誠,更無理性說服與對弱勢族群的人文關懷。直待民進黨總統初選辯論前的四月十三日,原台北縣縣長的現任行政院蘇貞昌終於造訪樂生療養院,決定保留百分之九十的樂生院區為最高目標。那麼未來沒選舉壓力時,樂生院民的內心吶喊是否依然再得到決策者的漠視?此保留方案在選後會再改嗎?究竟是台灣過去的大學人文教育徹底失敗?還是傳染病的決策一向粗糙不堪?類似的苦兒流浪記仍會自台灣至中國大陸不斷上演?

    樂生自救會在過去兩週密集尋求國際奧援,彰顯台灣的公共衛生政策多年是在政治桎梏之下,欲振乏力!若視樂生衝突為少數人的抗爭,回顧二○○三年SARS事件時,對待封院的醫護人員與洗衣工的粗糙決策,不也令人如此痛心嗎?當政府無法正視傳染病相關決策的專業考量,那麼,即將面臨的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若造成人際間的傳播流行時,對患者及其家屬又將以怎樣的原則,去面對更高難度的挑戰?

    在台灣成功根除瘧疾、撲滅小兒麻痺與防治B型肝炎欲進入世衛組織之際,傳染病的公共政策是否該全盤反省?

 (金傳春為台大流行病學研究所教授,王亮懿為台大流行病學研究所博士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