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忽防治經SARS學不乖

金傳春/台大流行病學研究所教授

2007/04/24/04:17 am/聯合報

     四年前的今天,和平醫院封院;我們究竟在四年前那場流行中得到了哪些教訓?期望在深切反省中,對於未來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H5N1萬一造成「人傳人大流行」,有所惕勵

     台灣的公共衛生發展多年來是在「重醫療輕防治」的公共政策之下蜿蜒前進。在全民健保之後,地方的公共衛生人物力資源更顯得匱乏無力;再加上醫學教育的公共衛生課多在大三基礎科學最忙又尚無臨床經驗之際,學生若有其他考試,也多溜課,學校評量總是以考試為主,並無任何傳染病流行時該如何思考與實務的訓練。學生出了校門之後,當然對於不賺錢的公共衛生事務也不會特別想去學習,如此在流行發生與經濟利益相衝突時,更易顯得手足無措,也考驗醫療體系首長早期在大學受教時的人文薰陶。諸如醫院經濟考量雇用兼任人員若又未盡「院內感染」職前教育,是否可能引發醫護人員感染與死亡?延遲通報傳染病例導致醫護人員感染之後的可能社會衝擊?男性首長面對異性不同意見挑戰時的個人面子相對於他人生命健康理應何者為重?傳染病防治的領導首重服務熱誠協助他人解決疑難,還是威權駕馭?

    公衛精神既是預防甚於治療為何經費配置與政策卻背道而馳,導致各大醫院病患仍人滿為患?SARS過後,現今各醫院的感染科是否又重回不受重視的時代? 【2007/04/24 聯合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