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有權阻我追求健康?

【聯合報╱金傳春/台大公衛學院教授、吳宗樹/屏東基督教醫院國際醫療衛生合作發展中心專案經理】 2009.03.28 06:29 am

自 一九七二年被迫退出聯合國與世界衛生組織後,我們創造了許多醫療衛生的台灣奇蹟,舉凡一九八四年兒童B型肝炎疫苗全面接種、小兒麻痺零病例、一九九五年全民健康保險、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後所有災區的傳染病偵測、二○○二推出環境基本法,及迄今台灣仍免於淪為登革出血熱的地方流行,在在顯示台灣足以分享與貢獻公共衛生的寶貴經驗。
台灣為何要參與世衛大會(WHA)?翻開歷史,全球天花根絕的防疫策略學理基礎與實務作法是在WHA提出;即使冷戰期,蘇聯的病毒傳染病學者仍對如此快速 傳播且高致病力的病毒獻策控制想法;於一九七六年出現最後一位天花病例後,各國積極主動偵測一年餘仍為零病例,世衛才鄭重宣布成功根除天花。全球重大傳染病的防控策略,都是先由各國專業人才深入探討,再經國際組織聯防全力推動。倘若先政治操作,健康為每人的基本權利,世衛的主事者或任一國的領導者,誰有權力決定甚至阻止他國追求健康免於危害?
一九九七年香港首度爆發禽流感H5N1的人病例,隨後以病毒偵測的科學數據與高效率的防疫策略,讓全球免於新興傳染病的浩劫。二○○三年的SARS流行, 也因首度展開跨國流行病學調查與國際合作後而得以控制。幾乎所有重大疫情的成功圍剿,必得力於心手相連的努力。在面對無情的病原微生物快速侵襲之際,正是最需攜手互勵堅定信念時,為何要在政治戰火下,犧牲共創全球健康的美好未來?
一九九七年台灣政府始重視世衛,於是年年上演日內瓦大戰的戲碼。每當媒體報導台灣被拒於中國官員的政治處理,讓老百姓領略不到領導人的政治智慧與人文素養。世衛的目標是「全世界人民獲得儘可能高水準的健康」,為何不讓公共衛生回歸專業思考,反讓政治凌駕於專業之上呢?
台灣參與WHA的重要意義有三:一、彰顯基本健康權是地球村每個居民應有的普世價值;二、台灣要貢獻自己的成敗經驗,協助他國,期達世衛憲章「享受所能獲 致之最高健康標準,為每一人的基本權利,不因種族、宗教、政治信仰、經濟或社會情況之不同,而分軒輊」的人人健康理想;三、以專業思考關切全球共同的衛生課題,如金融海嘯後失業者的心理健康、大災難後的衛生醫療重建及禽流感跨國聯防作為等等;並持續提升各國的公共衛生與防疫效能。
謀求個人與群體健康已是時代所趨,讓下一代健康更是知識份子不可推托的責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