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槍打鳥 防疫作戰靠運氣?

【聯合報╱金傳春/台大流行病所教授、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顧問(台北市)】

 

政府決定開放美國帶骨牛肉及內臟進口,引發輿論譁然,然而對此攸關大眾健康的重要決策,談判的主要考量因素為何?防疫的專業意見是否被採納?我國農業堡壘是否能在種種考驗中仍屹立不搖?當公共衛生與其他利益相衝突時,全盤系統化思考優先順序與風險管理作為又該為何?

傳染病的防疫決策可分為:流行「前」的防範與全盤規劃;流行「中」的應戰策略、危險因子調查、風險溝通與危機管理;及流行「後」的徹底檢討與系統化改革。其中以事前的防疫最具宏效

然而面臨新興或罕見的人畜共通傳染病,防疫挑戰也愈高,諸如人畜兩方面「早期」發現患者之時效性、檢驗的敏感度、當政者的警覺度與維護大眾健康的認知反應能力、防疫偵測網的健全及各單位協調與應變能力;尤其對健康、經濟、社會有重大影響的傳染病,更需要有前瞻性,即使是很小的危險機率,但防疫的整備能力仍要完備,這是為何香港對新流感病例全採分子檢測作為重要決策之依據,遠較我國仰賴敏感度僅百分之五十的快速篩檢更優。

以國際疫情來看,英國一九八五年首次發現狂牛症,法國也相繼出現病例,後來雖知此病發生率極低,但法國仍採「主動監測」。二○○三年加拿大發生疫情五年後,加國政府不僅明暸大眾的看法,同時探訪疫區農民損失實況與主婦看法。日本科技實力強,自二○○一年十月起始全面檢測。這些先進國家平日重視防疫科技研究與人才培育,檢驗作法較為周延,而非隨機取樣。經由流行病學調查得知危險因子後,疫情國紛紛取消骨粉餵食動物,美國更變更宰牛方式,病例數也隨之劇降。

然而,我國同多數亞洲國家,防疫作為仍侷限在「反應式」的框架中,短視而缺遠見,更糟的是許多重要決策往往取決於平日繁忙的少數重量級人物,再加上外行領導內行屢見不鮮,諸如在新流感第一波流行大量開放克流感,是否徒增防疫難度之困擾等爭議,而流感諮詢委員形同虛設,甚而要隔日見報才知「新政策」,如此問 題層出不窮,防疫政策頭痛醫頭,欠缺長遠規劃

近年新加坡大學重視登革熱研究與新興傳染病科技,吸引跨國大藥廠投資培育生技專才;中國大陸這次新流感疫苗與中藥臨床試驗的快速效率,讓兩家歐美疫苗大廠在深圳設廠。然而我國國科會研究計畫限制多又無時效,而公共衛生科研也缺少像李國鼎般無私奉獻的領導人才,專家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防疫策略僅靠亂槍打鳥,如此一國作戰全憑「運氣」,缺少宏遠的扎根作為,才是最堪憂之處!

【2009/11/02 聯合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