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牛危機與疫苗疑慮的背後

【金傳春】

(台大流行病所教授,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顧問)

2010-01-01 中國時報

政府初對美國要求開放帶骨牛肉絞肉與內臟全盤接受引起軒然大波;又因鼓勵民眾施打新型流感H1N1疫苗,在劉小弟事件後引發疫苗安全之疑慮;此兩項攸關民眾安全福祉的公共衛生政策,其決策過程在人文涵養、科學態度與系統化思考均有不足處此風若長,民眾對政府喪失信心,未來防疫必臨嚴酷考驗

美牛危機與疫苗疑慮,兩者均為風險管控,「個人」罹病的風險可歸因於體質、基因、免疫、暴露劑量等差異,此與公共衛生的「群體」風險為相對危險比(即打疫苗得病的危險機率除以不打疫苗的危險機率)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層面。因此重點在應釐清「高危險群」並建置足以讓民眾信服的處理措施,而不是如辯論苦守單一立場,或馬上撇清與疫苗無關,無法以同理心了解當事人的身心煎熬。

狂牛症的關鍵是實驗診斷的敏感度,然台美發言人均非此方專長,建議敬邀美、日、加、英等國最有經驗的狂牛症專家來台,徹底明瞭檢驗技術最新進展與灰色地帶;以科學態度,跨越政治鴻溝,為健康把關,免除民眾:「萬一我得病,決策者已不在位」的疑慮。

甚而可以日本防疫的嚴謹為鏡,尤其台灣仍為狂牛症「動物」清淨區更應如臨深淵防疫,而非徒以「美國報復」恫嚇。若僅為平衡貿易而承擔疾病風險,擬請貿易順差國企業利潤的百分之一,協助此病程極為痛苦的狂牛症之公共衛生擴大監測、提升檢測敏感度與科學研究;並明定萬一不幸疫情引入的輸入國之責任與賠償辦法。

再看疫苗,一九五五年美國小兒麻痺疫苗卡特事件後,進步國建立接種後不良反應的積極偵測制度,美國首次在日本腦炎鼠腦疫苗接種甚至觀察數月。事實上,醫學倫理要求受試(接種)者同意書須告知其可能發生的問題、處理管道與得助處,即要盡告知義務(如接種後須嚴防感染等可降低往後風險等字句),並提出解決方案。此次傷痛的劉小弟父母為醫護人員,事發後茫然無助,此心路歷程令人為之動容,彰顯我國重大公共衛生政策,或恐流行而太倉卒,缺周延考慮的機制。

誠摯建議相關單位研擬明確的「疫苗不良反應」確定病例及疑似病例之定義,以統一標準判斷,統計比較新型流感與過去季節性流感疫苗兩疫苗接種者之不良反應率、發病率與不打疫苗者之發病率,由科學數據讓民眾相信疫苗的安全性與政府絕非推諉責任,以昭公信。千萬勿高價賠償反易因金錢漩渦而增流行機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