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科學與專業吧

尊重科學與專業吧

                 【趙黛瑜、金傳春】                  2011-02-15 中國時報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卸任前對名嘴提告,理由是大話新聞曾引用錯誤訊息誤導民眾,而該節目主持人也反擊政策本應被公開討論,形成各說各話的詭局。當這則新聞被大肆報導之際,我們更該反思為何台灣社會至今尚未形成一個專業的公共論述平台,讓公共政策可以不同的專業觀點客觀討論,而非永遠各自表述,民眾無所適從,最終陷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僵局。

     政府認為接種率驟降是受制於媒體,尤其劉小弟事件後,更爭相大幅報導疫苗不良反應,民眾自然暫緩或不接種。二○一○~二○一一年流行的主要病毒株為新型流感H1N1,偏偏許多流感重症與死亡病例多未接種疫苗。若下次再發生另一新型流感大流行時,又將如何宣導此一嶄新流感疫苗政策?在此空窗期前,如何引導正確公衛觀念?

     事實上,二○○九年大流行之初,世衛組織建議各國衛生首長應及早籌畫疫苗政策,以減少重大傷亡。結果流行過後,除墨西哥及阿根廷之外,多數地區疫情比想像中緩和,並未發生如一九一八年大流行的恐怖災難;當時英國科學家經媒體公開指責世衛組織的主要決策官員長期收受藥廠贊助,造成各國政府浪費不必要的預算囤積大量克流感及疫苗;這種情況若在台灣,負責的官員必成眾矢之的而被迫下台。然而當時沒有人可完全預測未來疫情的嚴重度,因此在人類所知有限下,在大流行開始即籌備疫苗預防措施並無不妥

     其次,疫苗不會零風險,所以先進國家均有上市後的不良反應主動偵測與傷害救濟法,而在流感疫苗史中,一九七六年美國紐澤西州發生豬流感H1N1疫苗接種後的多發性神經病變(Guillain-Barre Syndrome)事件,雖其發生率僅1/105,至今仍無法完全排除其他可能因素。但美國的經驗有兩項重要啟示:一、以科學態度處理突發事件,並鼓勵學界多方研究了解成因,是政府的職責,裂解疫苗因此應運而生,以減少副作用;二、罕見的疫苗副作用往往在小型臨床試驗時未必察覺至大規模接種超過百萬劑以上即可能較易出現,尤其是當新型流感疫苗的施打對象涵蓋不同年層與各種體質,其總劑數遠較其他僅針對老人或小兒疫苗的總劑數高數倍,罕見副作用的機會自然較高。

     因此,政府當局應該努力的是,在打疫苗前教育宣導施打流感疫苗的各利弊得失、可能的不良反應及打疫苗前後應避免感染;同時迅速建立疫苗接種不良副作用的主動偵測系統與完善公正的審查制度。

     公共衛生政策必需建立在科學的基石上,才經得起多方挑戰。所以政府在許多資訊上理應更公開透明,而非如過去許多官方資訊常被以資料敏感為由而拒絕公開,學界也無從探究。在官民間資訊不平等下,多年來公共政策又一向缺乏理性的科學態度與實證討論,作壁上觀者比實際解決問題者眾,未必是台灣之福。期望政府能廣納雅言開誠佈公,讓外界了解政策執行後的效益與多方考量,更有助於民眾誠相配合。

     企業家郭台銘在捐款時特別呼籲要尊重專業,而我們民間的科學素養也有待提升。若欲在下一次流感發生大流行前做好萬全準備,必須立即籌畫政府的流感疫苗政策如何透過科學理性與妥當風險溝通的機制,以落實公共衛生的最大效益。

(趙黛瑜為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理事、金傳春為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顧問及  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與預防醫學研究所教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